• <cite id="oppvj"></cite>
    <dd id="oppvj"><nav id="oppvj"><delect id="oppvj"></delect></nav></dd>
    <cite id="oppvj"><del id="oppvj"></del></cite>
  • <dd id="oppvj"></dd>
    <dd id="oppvj"><samp id="oppvj"><delect id="oppvj"></delect></samp></dd>
  • <meter id="oppvj"></meter>
    1. 歡迎光臨書業網,我們網站地址:www.syblhb.com

  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恐怖故事 > 正文如下

      父親

      作者:admin日期:2021/4/13 18:09:42瀏覽:0分類:恐怖故事

        我今年大四,父親在我剛升上大三的時候因病過世,雖然說是因病過世,但死亡原因連主治醫師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        父親的職業比較特別,是少見的殯葬業。雖然因為這一層關系,我們家的人必須常常和尸體、墳地接觸,卻從來沒有遇到過所謂的“靈異事件”,因此我們一家人都不怕鬼,對鬼神之說也不覺得特別可怕,也沒有什么特殊的禁忌。

      1.jpg

        但在父親死后沒多久,母親卻告訴我,有天晚上,母親正在床上假寐(母親有長期失眠的困擾),她清楚地聽到了房里空調開機的聲音。聽到那明顯的“滴”的一聲,母親便順勢睜開了眼。視力不錯的母親清楚地看到了空調顯示的溫度正在不停地跳動,就好像有個人正在調空調溫度一樣……

        當時母親以為是空調的遙控器在枕頭下,自己不小心壓到的緣故,卻猛然發現,遙控器正放在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書桌上。她當時不以為然地起身關掉了空調。事后她告訴我的時候,又補了一句:“你爸以前每次睡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空調打開……”

        木盈是個很漂亮的女孩,但是跟她在一起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么,總會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寒意。那種徹頭徹尾的消沉的氣息,如果對她沒有深入的了解,是無法跟她楚楚動人的外表聯系在一起的。

        雖然很久沒有見她了,但是在街上碰到她的那一瞬間,我還是一眼認出了她。身著便裝的她依舊那么迷人,但是她的右眼似乎受了傷,被一塊棉布蒙著。

        “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我和她坐在一家咖啡館里。攪動著面前一杯深棕色的粘稠的液體,我試圖打破僵局。

        她沒有立刻回答我,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很猶豫。我從沒有見過她如此“多情”過。印象中,冷冰冰的她無論做什么事情都是斬釘截鐵的。

        “我不知道怎么說……你相信人性本惡嗎?”她突然冒出這么一句話。

        “嗯?”我表示很感興趣。

        她用手摘下右眼眼罩,我看到一個深深的黑色的洞。我大驚失色,連忙問她怎么會丟掉一只眼睛。

        木盈的嘴角勾起一個慘慘的弧度,問:“你確定你會相信我?”

      2.jpg

        我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“我殺了我的父親,因為他試圖非禮我。雖然我是為了救自己,但是出于贖罪的目的,我失去了我的右眼。不過我心里沒有罪的譴責了?!?/p>

        我的第一反應是她在開玩笑,不過看她嚴肅的表情,我又不得不相信。

        是的,我知道木盈的母親死得很早,而她的父親一直不是什么慈愛的人。

        “那個……改天我去你家里找你吧,我還有急事?!蔽腋杏X背后陣陣發涼。

        “你怕我了?”她幽幽的聲音讓我有些崩潰。

        “不是,別誤解我,木……”我看她轉身想走,伸手要抓住她,卻被她塞進手里一張紙條。

        “這是我的地址,如果你能理解我,今晚來找我?!?/p>

        一天的課很快就結束了,我猶豫著要不要去安慰一下這個生活中缺少感情的美麗女孩。她是可憐的,她任由自己墮落,讓自己犯罪,再贖罪,這樣很累的。猶豫再三,我還是掏出了那張紙條。木盈的家庭條件應該不錯,住在市郊的高檔小區里。

        小區里沒有太多的居民,走在路上我有些顫栗。當我趕到她家時,發現她家的門沒有關上,也沒有開燈,但是我嗅到了隱隱的血腥味。

        不好!我一下推開門,四處搜尋著木盈的下落。還好,我在一間透著微光的臥室里看到了她,不過我被嚇了一跳。

        三根鐵針橫著穿透她光潔的雙臂,痛苦在她的臉上不斷積累著。而在她腳邊,躺著兩具尸體。

        看到我進來,木盈示意我幫她摘掉鐵針。把針從她的皮膚中取出的時候,我聽到了恐怖的摩擦聲?!澳愕降自谧鍪裁??”我責問道?!拔覛⒘巳?,應該受到懲罰,即使他們罪有應得?!彼嬖V我,每一次穿透代表她對一個死在她手下的靈魂的自責。

        我看到她胳膊上密密麻麻布滿了各種傷口。

        “可你不是只殺了兩個人嗎?為什么要……”我大惑不解,但突然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,“對了,你叫我來到底干什么?”

        “是啊,還少了一個呢……這就是叫你來的原因?!彼裥χ罩h利的鐵針,猛地朝我的胸口狠狠刺來。

        我今年大四,父親在我剛升上大三的時候因病過世,雖然說是因病過世,但死亡原因連主治醫師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        父親的職業比較特別,是少見的殯葬業。雖然因為這一層關系,我們家的人必須常常和尸體、墳地接觸,卻從來沒有遇到過所謂的“靈異事件”,因此我們一家人都不怕鬼,對鬼神之說也不覺得特別可怕,也沒有什么特殊的禁忌。

        但在父親死后沒多久,母親卻告訴我,有天晚上,母親正在床上假寐(母親有長期失眠的困擾),她清楚地聽到了房里空調開機的聲音。聽到那明顯的“滴”的一聲,母親便順勢睜開了眼。視力不錯的母親清楚地看到了空調顯示的溫度正在不停地跳動,就好像有個人正在調空調溫度一樣……

        當時母親以為是空調的遙控器在枕頭下,自己不小心壓到的緣故,卻猛然發現,遙控器正放在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書桌上。她當時不以為然地起身關掉了空調。事后她告訴我的時候,又補了一句:“你爸以前每次睡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空調打開……”


      猜你還喜歡

      星空影院在线手机版在线观看_强迫类av无码_无收费看完整污网站主页_我强行把老师的处破了_无码中文乱码一区_我脱了内裤坐在我男朋友身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