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ite id="oppvj"></cite>
    <dd id="oppvj"><nav id="oppvj"><delect id="oppvj"></delect></nav></dd>
    <cite id="oppvj"><del id="oppvj"></del></cite>
  • <dd id="oppvj"></dd>
    <dd id="oppvj"><samp id="oppvj"><delect id="oppvj"></delect></samp></dd>
  • <meter id="oppvj"></meter>
    1. 歡迎光臨書業網,我們網站地址:www.syblhb.com

  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恐怖故事 > 正文如下

      驚魂

      作者:admin日期:2021/4/13 18:12:31瀏覽:0分類:恐怖故事

        一、故事發生在20世紀三十年代,地點在中原地區的一個叫成莊的鄉村。

        一個秋日的清晨,一個年輕的村民像往常一樣,早晨起來第一件事,就是在一根扁擔兩端的鉤鉤上掛上了水桶,然后就挑著扁擔走出了家門,到村中一棵大槐樹下的水井旁汲水。

        當睡眼惺忪的村民漫不經心地經過張財旺家的院門前時,他嚇了一大跳,因為張財旺的家門口臥著一個一身黑衣的人。

        年輕的村民出于好奇,輕手輕腳地走到了跟前,這仔細一瞧不打緊,嚇得他丟下扁擔和水桶,瘋了似的撒丫子往自己家里跑,一邊奔跑,一邊用變調的聲音喊叫不止:“不好了!不好了!張財旺家鬧鬼了!”

        年輕村民響亮而充滿恐懼的聲音,就像在黎明時分的村莊投放了一顆威力無比的炸彈,頃刻間,小小的村莊炸營一般,響起了一片此起彼伏的孩子哭老婆叫混亂不安的聲音。

        二、村子里頭一天下午剛剛有下葬的,死者叫張悅娥。

        張悅娥是張財旺家里的寶貝丫頭,張財旺的婆娘就生養了這么一個閨女,所以夫妻倆把她視為掌上明珠??墒菑垚偠疬@丫頭身子骨不爭氣,一到了變天的時節就咳嗽得厲害,一張小臉變得鐵青。

        張財旺是村子里為數不多日子殷實的人家,他不惜重金給寶貝丫頭醫病,可是破費了不少的錢財,依舊沒有消災,一到了乍暖還寒的冬末,張悅娥整個人咳嗽得就像拉風箱似的,讓自己親生的爹娘看了難受。

        張悅娥八歲那年,張財旺從大地方請來了一位頗有名望的老郎中。老郎中看了張悅娥的舌苔,給張悅娥把了脈搏,然后背著張悅娥偷偷地對她的父母搖著頭說:“只可惜這張漂亮的臉模子了!這孩子未滿月時就受了風寒,呼吸道嚴重感染,命怕是活不長了!”

        自此,張財旺不再給時常犯病的丫頭醫病了,反正人算不如天算,還是順其自然、聽天由命吧!

        張財旺為了不時之需,在鄰村木匠那里預訂了一口棺木,可這棺木一直到張悅娥長到十四歲,也沒有機會派上用場。漸漸地張財旺夫妻倆就好像把老郎中的話給忘了,以為這丫頭只是病秧子一個,半死不活的并沒有性命之憂。

        三、張悅娥下葬那天的中午,人還是好好的能吃能喝的,看不出一丁點的病兆??墒窃陲堊郎铣灾灾?,張悅娥的一張臉就憋得紫青,一雙好看的丹鳳眼瞪得圓鼓鼓的,就好像一對青蛙的眼睛,眨眼工夫,張悅娥就一頭栽倒在土炕上人事不醒了!

        正在嘴里扒拉飯的張財旺夫妻倆立馬慌了神,趕忙放下碗筷在丫頭身上又掐又捏,可是兩口子忙活了好一陣子,他們的寶貝丫頭也沒有睜開眼睛。張財旺握著張悅娥的手腕子,哽咽著說:“丫頭的脈都沒有了,咱們還瞎忙活個啥?我看咱們還是趕緊料理丫頭的后事吧!”

        張財旺趕到鄰村找到木匠,讓他趕快把事先準備好的棺木拉過來,然后又風風火火地趕回村子里,花錢雇用了幾個精壯的漢子,派他們到村西兩公里開外的墳圈子挖掘墓穴。

        張財旺的婆娘更是忙得腳打后腦勺,她關死房門,流著淚燒了一大鍋開水,給躺成了大字的張悅娥仔細地洗了一個熱水澡,她要讓自己的寶貝疙瘩干干凈凈地走上黃泉路。然后張財旺的婆娘把事先做好的壽衣壽鞋給張悅娥穿上了,拾掇完這一切,張財旺的婆娘感到還欠缺什么,就翻箱倒柜把家里一對祖傳的碧綠玉鐲,整整齊齊地戴在了張悅娥細如嫩藕的手腕上。望著一睡不醒的丫頭,張財旺婆娘臉上的眼淚流得更歡了,她打量著一動不動的張悅娥,無比悲凄地說道:“我的心肝寶貝啊,你的命咋這么薄呢?”

        四、其實,患有哮喘病的張悅娥并沒有死,她只是一口氣沒上來,整個人就軟塌塌地像一根面條倒下`去了。

        她最初感到有一口痰瘀在了喉嚨里,后來自己的脖子像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給掐住了。處于昏厥窒息狀態的張悅娥,就這樣被悲痛欲絕的父母裝進了棺木。也不知道在黑洞洞的棺木里昏睡了多長時間,張悅娥終于從昏睡中蘇醒了過來,她感到特別的難受,她感到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,因為棺墓里的空氣已經越來越稀薄了。

        正在張悅娥張大嘴巴艱難地呼吸時,外面傳來了隱隱約約的挖土聲,繼而傳來了撬動棺木板子的劇烈聲響。

        大喜過望的張悅娥以為父母知道埋錯了,派人來救她來了。她興奮得一顆心快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,她想呼喊卻怎么也喊不出聲來。伴隨棺木板子轟然落地的巨大聲響,快要窒息的張悅娥剎那間看到了綻滿星星的夜空,她就像一株旱地上的禾苗,一下子沐浴到了喜從天降的甘霖一樣,就又奇跡般地活轉過來。

        這時,一個高大的黑影跳了進來,在她的身上胡亂地摸來摸去。最后摸到了她戴在右手腕上的一只玉鐲,并死命地往下捋。

        張悅娥這時完全清醒了,她又驚又喜,因為來人不是搭救她的,而是劫財的盜墓賊。她本能地從棺木里坐了起來,并大喊救命。

        張悅娥這一坐一喊,把盜墓賊嚇得靈魂出竅,他“媽呀”的大叫一聲,松開張悅娥的手,拿著捋下的那只玉鐲,猛地躍出了棺木,慌亂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濃濃的夜色深處。

        張悅娥定了定神,感到胸腔內那顆心跳得厲害。她吃力地從棺木里爬出來,深一腳淺一腳向村子里摸去。在漆黑如墨的夜空下,頭發蓬亂、一身壽衣的張悅娥,就像一個地道的游蕩的幽靈,她的兩腳踩在地上輕飄飄的,一點聲音都沒有,因為母親給她穿的是軟綿綿的用棉花做底的壽鞋。

        在走向村莊的道路上,這個鄉村少女滿心的懼怕和怨恨,因為粗枝大葉的父母,竟把她這個大活人埋到墳地里來了。想到這里,張悅娥對這個盜墓賊充滿了一種莫名的感激之情,因為若不是他挖開墓穴,她就真的被活活地悶死在里面了!可是因為夜色太黑,她沒能看清盜墓賊的臉,無法知道這個救命恩人是誰?所以張悅娥感到有些失落。她根本沒有報答的機會。

        五、滿臉淚痕、身子歪歪斜斜的張悅娥終于摸到了自己家門口,她把虛弱不堪的身體倚在了門板上,美美地想:“如果父母知道他們的寶貝閨女從墳地里活著回來了,不知道有多么高興呢!”

        張悅娥舉起右手開始敲門,細聲細語地叫道:“爹娘,我是悅娥,我沒有死,快開門呀!”

        張悅娥發現屋內燃起了明亮的煤油燈,但很快又漆黑一團,并傳來了一陣驚慌的腳步聲和低語聲。張悅娥等得不耐煩了,她用手掌使勁地敲打門板,更大聲地吆喝道:“爹娘,我真的是悅娥,我沒有死,我又活過來了,你們快點開門呀!”

        可是任憑張悅娥拍腫了手掌,喊破了嗓子,她的父母就是不給她開門,屋里面是一片可怕的黑暗的死寂。張悅娥又氣又惱,她委屈地大聲號啕起來。北方九月的夜晚,已經有相當多的寒意了,盡管她凍得直哆嗦,盡管她凍得直打噴嚏,可是屋里的父母就是不給她開門。

        就在張悅娥的喊叫聲漸漸地弱下來時,房門的后面傳來了張財旺顫顫巍巍的叫聲,那是帶著央求和哭腔的聲音:“悅娥啊,你走了就走了,你的陰魂咋回來了?你的福薄命薄,可這是你的命啊,你怪不得生養你的爹媽呀……”

        張悅娥正欲分辯,門板后面又響起了母親的哭訴:“悅娥啊,你活著的時候吃香的喝辣的穿好的,你死了媽又把祖傳的玉鐲給你戴上了,說句掏心窩子的話,爹媽待你可不薄呀!可你的陰魂咋回來了呢……”

        任憑張悅娥在房門外怎樣分辯,屋里面的父母就是不肯給她開門。沒有辦法,張悅娥終于不喊了不叫了,因為她太累了太困了,她挨著房門一屁股坐了下來,不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,她夢見自己躺在黑洞洞的棺木里……

        六、就在張悅娥做著陰森恐怖的噩夢時,她被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和喧鬧聲驚醒了。她急忙睜開眼睛,這才發現天色已經大亮了,院子里站滿了人,大家伙都跟她保持一定的距離,審視她的目光充滿了驚懼和懷疑,那飄忽不定的眼神仿佛在問:你到底是人還是鬼?

        張悅娥用格外困惑的目光望著看熱鬧的人群,猛地發現人群里面有幾個精壯的漢子手里握著棍棒或鎬頭,那意思再明白不過了:如果你是從陰間跑回來的魔鬼,我們大家就把你給收拾了,再把你重新送回陰間去!

        張悅娥忽然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,她“哇”的一聲大哭起來,詳細地講述了自己死里逃生的離奇經過,她抹著滿臉冤枉的淚水說:“我確實是盜墓賊挖出來的,不信你們到墳圈子去看看!”

        幾個膽大的小伙子立即飛快地跑到了墳地,不一會兒就返回來了,他們氣喘吁吁地說:“棺木確實是被人撬開了!”

        這時,村子里快嘴快舌的神婆李大嫂壯著膽量走了上來,口里念念有詞:“你就是鬼怪我也不怕,我在念咒語呢!”

        移到張悅娥跟前,李大嫂的舌頭都短了半截,說話也不利索了:“那……你把手伸過來,如果你手冰涼冰涼的,你就是鬼怪!”

        張悅娥有些遲疑地伸過一只手來,李大嫂感到張悅娥的手熱乎乎的,手心里還有不少汗漬,再裝模作樣地把把脈,那脈還歡蹦亂跳的呢!李大嫂興奮地說:“張悅娥不是鬼,張悅娥是活人哪!”

        張家關了一宿的房門“嘩啦”一聲打開了,張財旺跟他的婆娘驚喜地從屋里飛奔而出,張悅娥母親一把將張悅娥抱在懷里,淚早已流了一臉:“悅娥,你快把爹媽給活活嚇死了!”

        七、說來也怪,自從張悅娥意外地從棺木里死里逃生后,她的哮喘病很長時間沒有犯過,一張白凈的桃花臉蛋,就愈發好看迷人了。

        張悅娥十六歲時出落成一枝嬌艷無比的鮮花,她要死要活地喜歡上了村子里出了名的酒鬼常雙喜的小兒子常貴。她的父母倒沒有意見,既然女兒大難不死,就由著她的性子去吧??墒浅kp喜卻拼命地反對這門婚事,但兒子常貴說:“如果我不能跟張悅娥結婚,我就一頭撞在墻上死給你看!”經不住兒子的威脅恫嚇,常雙喜最終還是默認了這門婚事。

        一年冬天,常貴和張悅娥舉辦了熱熱鬧鬧的婚禮,洞房花燭夜,這對幸福的新人極盡了快樂的魚水之歡后,常貴為了討好張悅娥,從箱子里摸出一個寶貝來,歡天喜地地戴在張悅娥光溜溜的手腕子上。

        張悅娥定睛一看,這不是在棺木里被盜墓賊擼走的玉手鐲嗎?張悅娥忽然感到胸口郁悶,呼吸困難,竟一頭栽倒在新婚的土炕上……

        這一回張悅娥是真真切切地死了,她被傷心流淚的父母,重新安葬在村西的墳圈子里,再也沒有從棺木里面爬出來。

        第二年年根兒,酒鬼常雙喜暴病而亡,臨終前他拉著常貴的手,泣不成聲地說:“把那只玉手鐲埋到張悅娥的墳里吧,都是爹造的孽呀!”

        常貴沒有埋掉那只漂亮的玉手鐲,他徹底瘋傻了,成天舞著那泛著攝魂奪魄幽綠光芒的玉手鐲,在村子里到處亂跑,嘴里不時地叫喚:“悅娥,悅娥,你醒醒啊,咱們倆是拜過堂的夫妻呀!……”十里八村聞聽此事的人們,無不為癡情的常貴潸然落淚。


      猜你還喜歡

      星空影院在线手机版在线观看_强迫类av无码_无收费看完整污网站主页_我强行把老师的处破了_无码中文乱码一区_我脱了内裤坐在我男朋友身上